家用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家用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他曾慌乱过我的梦境[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40:45 阅读: 来源:家用盆厂家

01.

后来阿甘会想起那些年的自己,她总觉得不真实。

她看着透过窗子仰望外面蓝蓝的天空,她总会想起他,以及他那双微凉的手,只是后来她再也没有与他见过面。

她是这样想的,不能相濡以沫,那便相忘江湖吧,虽然她知道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自己。

少女阿甘其实并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她在十五岁之前的每个生日都在许愿,希望父母可以帮自己改一个名字,毕竟有一个叫金甘的名字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并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而十五歲之後,阿甘再也没有和父母提过这件事。

十五岁那年发生了很多事,她的父母在那一年离了婚,她在那一年考不上高中去复读。阿甘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年,她都觉得那一年的自己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人。

当别的同学都考上了理想的学校高高兴兴参加夏令营或者出去旅游玩闹的时候,她却在补习班度过了那一个闷热的夏天,而回家之后,她要面对的是父母的争吵和他们的迁怒。

阿甘在某天下午去补习班的路上,突然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于是她背着她那个巨大的黑色背包,带着身上仅有一百多块钱在本该左拐的路口拐向了右边。

就在阿甘正准备照原路回去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刚按下接听键,妈妈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带着巨大的怒气。

“阿甘,补习班的老师打电话来说你没有去上课!你怎么搞的啊?你爸爸不像话难道你也和他一样吗......”

她的话还没说完,阿甘便切断了电话,然后她将手机关了机。十五岁的阿甘做了一件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她在火车站买了一张车票,然后踏上了去B市的征程。

02.

车厢里的人不多,阿甘像一颗小树苗一样直立坐在车厢里,她的对面是一个年轻的男人,他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一本书。而阿甘紧紧地抱着她的背包,靠在椅子上发呆,列车员的声音在安静的车厢异常清晰。

“各位旅客请注意,前往B市的列车将在十七时四十分进站......”

阿甘看了一眼手表,还有三个小时,而此时她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她突然觉得自己什么准备都没就离家出走的行为可笑,她的口袋里仅仅有四十三块钱,那是买完火车票之后剩下的。

阿甘揉了揉揉眼睛,打算翻出五块钱去列车员那里买一碗原来只值三块钱的泡面的时候,一袋饼干放在了她的包包上,她抬起头的时候,那个男人的眼睛还停在书上,似乎把饼干给阿甘的不是他。

阿甘看着那包还没有拆封的进口饼干,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男人抬起头来便是看到阿甘抱着饼干红的像兔子一样,他突然就慌了,从随身的包里取出纸巾来塞给她。

“我不是坏人。饼干也没有问题。你放心!”他摇摇头,有些无奈却认真的同阿甘解释:“我只是觉得你一个女孩子挺可怜的!没有别的意思......”

“我我我我沒沒沒有。我只是感感动......”阿甘艰难的开口,没错,我们的阿甘姑娘口齿并不伶俐,她紧张的时候更是会结巴,所以她只好小心的挤出两个字:“谢谢。”

男人笑了笑,继续看书。阿甘这次注意到那是一本泰戈尔的诗集《吉檀迦利》。

阿甘永远忘不了那一天,那个年轻的男人脸上有淡淡的微笑,就像日光一样柔化了她的内心。就连车厢里的闷热的气氛都给他那淡然一笑驱散。

那是2007年的7月8日。

十五岁的金甘遇见了二十三岁的傅嘉遇。

阿甘和那个男人没有再说话,他闭着眼睛在睡觉,阿甘看到他的睫毛纤长,微微颤抖着,就像有一只猫儿的爪子在她的心上挠着。

到达B市是五点五十分,火车晚点了。

阿甘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有些不知所措,后面的人不断的往前挤,她一个踉跄便被撞倒在地。她手中握着的那包不舍得吃的饼干便也被摔出了一米多远,没有人扶起她,阿甘从地上爬起来之后捡回了那包已经被踩碎的饼干,抱着她的黑色大包,蹲在地上小声地呜咽起来。

天色渐渐昏暗,阿甘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月台上的人都散光了。口齿不伶俐的阿甘背着书包里面有初三的课本若干和一包已经碎掉的饼干,她的口袋里还有四十三块钱。

阿甘在B市游荡了四个小时,吃了一碗五块钱的面,遇见了一个有些猥琐的老男人最后她跑掉了。在晚上十点钟的时候,阿甘找到了一个网吧花了十块钱包夜,她就坐在电脑前看着魔兽的画面发呆。

隔壁的包厢传来沙哑的呻吟声,阿甘看着网吧脏兮兮的座椅,眼泪又一次忍不住掉了下来。

阿甘第二天又在B市流浪了一天,吃了一个两块钱的煎饼果子和又一碗五块钱的面。她又在网吧度过了一夜。

阿甘在第三天傍晚离开了B市,因为她在便利店的电视上看到了自己的照片。她的父母登了寻人启事在寻找阿甘,她花了三毛钱打了个电话回家,因为她的手机已经在网吧被偷走了。

阿甘离开B市的时候在火车上来回寻找了许久,可是她没有遇到那个叫傅嘉遇的男人。

阿甘回到家中的时候,身上仅剩下三块七毛钱。阿甘这次离家出走得到了父母的妥协,他们不再胁迫阿甘去上补习班,而是花了高价让她去上一所三流高中。而阿甘的父母在阿甘开学的第二天离了婚。

阿甘搬到了学校的宿舍住,她并没有多少好朋友。说话有些结巴性格木讷的阿甘在这所职高并不讨喜。

她的毛巾常常会莫名奇妙的丢失,然后出现在水池里。她放在课桌上的课本总会出现一些墨迹和各种各样的骂人的话。她在体育课上需要与同学合作仰卧起坐的时候总会莫名其妙的落单。

而当有一天阿甘在老师喊上课的时候起立后,坐下来的时候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同学们哄堂大笑,女生们也笑得尤为大声,而阿甘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将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水杯拿了起来,倒在后面那个女孩子的头上。

然后她仰着头走出了教室,背后是老师的怒斥声和那个女同学的哭声,而阿甘突然感觉眼角有些湿润。

她在升旗台的后面坐了整整一个下午,下午放学的时候她才回到课室收拾东西。如她所料,课室里有好几个女同学正在等着她。

阿甘原以为自己会吃一些苦头,至少会被辱骂几句更严重的是被揍上几拳。可是并没有,就在女孩子正打算给阿甘一巴掌的时候,一个男声突然响了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

后来阿甘回想起这一天,她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如果知道后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阿甘宁愿自己被揍几拳也不要收到了老K的庇护。

阿甘怎么也没有想到帮助自己的人会是老K,她压根就不认识他,她只听说过他的大名,他是学校里的混混头目,人人敬而远之,家里很有钱,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离了婚。

后来阿甘问老K,为什么当初会帮助自己。他说他觉得他和她应该是一类人。

那个下午她并没有回宿舍,阿甘坐在了老K的摩托车上回家。老K的手指很长,这让阿甘想起了那双递给她饼干的手。

阿甘紧紧地抓着车的栏杆,老K却将车开得很快,他在离她家还有一段距离就放她下车,阿甘一下车就跌跌撞撞的走了,而老K却叫住了她。

“你不用和我说谢谢?”

“奥,谢,谢谢。”她急忙说,然后又补了一句:“再,再见。”

那个叫老K的少年笑了,“小结巴,再见。”

其实不是没有人这样叫过她,但是别人都是带着轻蔑的语气,可是老K却不是。他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有轻视她的意思,反之带着一种宠溺。

后来阿甘才知道自己有多出名,她在课堂上泼同学水的事情只在一个下午便被传得全校皆知。他们说有个因为父母离婚而没人要被丢在学校的结巴因为受到欺负而在班级里泼了女生的水,真是剽悍呀。

其实他们说的一点也没有错,阿甘的父母离婚之后她的确成了一个拖油瓶,母亲要改嫁不带上她,而父亲早在没有离婚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女人还生了一个弟弟,那是他一直以来对阿甘母亲不满意的原因。

阿甘那个下午回到了家,却看到了弟弟抓着她的书,撕碎了当纸飞机。阿甘抢回自己的书本推倒了弟弟,而继母给了她一巴掌。

阿甘于一次跑出了家门。

04.

她原想着自己可以像上一次离家出走,看看父母会不会来找自己。可是她走到了街口的时候却发现这是永远不可能的事,她在街口停了下来,不知道该往哪里去,而一只大手将她拉了起来。

阿甘就看到几十分钟前与她分开的老K,他还没有走。

阿甘跟着老K去了网吧,他带着她玩网游,爆了BOSS之后阿甘心情明显好了很多。在烟雾弥漫的网吧里,阿甘推了推身边的老K:“给我一支烟好吗?”

老K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红双喜,取了一支点燃递给阿甘,她被呛得眼泪鼻涕一起流,而她还是坚持将烟吸完。

那是阿甘抽的第一支烟,她永远都记得那个味道,有些呛鼻,却可以让人遗忘一些东西。

阿甘便是这样同老K混在了一起,在学校再也没有人欺负她,因为老K放话出去说阿甘是自己的女朋友。再也没有人敢叫她小结巴,因为老K说这个名字是他的专用。

而事实上阿甘真的没有和老K在谈恋爱,他时常开着车带着阿甘去兜风,一起去网吧,一起抽烟一起喝酒,带她去唱K。他们却从来没有牵过手或者接过吻,最大的尺度便是在他开车的时候抱着老K的腰。

阿甘渐渐学会了化妆,她懂得了如何装饰自己。渐渐的整个学校一直这个小小的A市有很多人开始认识这个不爱说话的阿甘,却很少有人知道她结巴。

阿甘很少回家,她的母亲已经改嫁有了自己的家,而她也很少回父亲的家,那个叫做父亲的男人除了每个月给她的零用钱之外便不再搭理她,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从2007到2009年,阿甘都与老K混在一起,她甚至和他一起去打架,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用刀子划伤了一个女孩的手。只因为她是老K对头的女朋友。再后来,阿甘已经可以把刀子架在别人脖子上而面不改色了。

但阿甘时常回想起傅嘉遇,那一年的火车上的那个美好的男人。她已经记不清他的模样,但是她却记得他纤长的手指和他的名字,虽然那个名字是她在他睡着的时候偷偷翻他的书翻到的。

05.

如果阿甘知道2009年的冬天她会重新遇见傅嘉遇,她一定不会将头发染成红色,她一定不会穿着那件超短裙,她也一定不会在老K说没钱的时候和他一起去便利店偷东西。

虽然这些事情他们之前做过无数次。

2009年的冬天,阿甘与老K在便利店偷了几盒进口的饼干和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就装在她的大衣里,走出便利店的时候,东西却掉出来,而老K却跑了。

于是被扭送进警察局的只有阿甘一个人,她那个时候已经辍学的好几个星期。她坐在警局的椅子上有些烦躁,她已经不止一次进来这个地方了,以前是因为打架斗殴恐吓,而这次却是偷东西。

阿甘不怕,因为老K说过他们未成年,不可能关进监狱。他们总是被关了几天就被送出来。

老K却没告诉阿甘,她会在这里遇见傅嘉遇。他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高高瘦瘦的和阿甘记忆中的傅嘉遇慢慢重叠在一起,然后阿甘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她想捂住自己的脸,但她又想告诉他他当初给自己的那包饼干还留着,虽然已经过期了十六个月。

可是傅嘉遇却不认识她,他拿着笔敲着桌面问话。

你叫什么名字?

你为什么偷东西?

监护人在那里?

......

阿甘一直没有回答,她看着傅嘉遇,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得很是伤心,她觉得自己狼狈极了,她庆幸他已经不记得她了,她又难过他不记得她了。

趴在桌子上的阿甘听到他的同事在问他:这个女孩子来过好几次每次都是一语不发一脸倔强你怎么让她哭了。

她还听到傅嘉遇略微低沉的声音有些懊恼的回答不知道。

而十五分钟之后,傅嘉遇轻轻推了推她的肩膀说你可以走了,便利店取消投诉了。阿甘走出警局的时候,傅嘉遇又叫住了她。

“你的家庭有些特殊,我已经联系了你的父亲,从今天起我是你的心理辅导员,我是傅嘉遇。”

阿甘这时才知道傅嘉遇不属于这个小警局,他从前隶属犯罪心理侦察中心,因为得罪人被分配到这里,而阿甘知道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和电视里演的一样,挽救失足少女金甘。

06.

阿甘在那个晚上没有直接回家,她去了老K的小公寓。老K来开门的时候嘴里还叼着根烟,看到阿甘后有些吃惊,他说:“你没事了呀!”

阿甘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她这个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好朋友好兄弟老K其实并不是真的关心自己,他不过是需要有人和他一起堕落而已,而阿甘正好合适。

他们有着相同的背景,同样父母离异,同样不被关心,同样内心压抑。

阿甘第一次如此勇敢,她对老K说:“老K,我想,回,学校,读书。”这是老K教她的方法,一个字两个字一起说便不会结巴,她经常忘记,而这个晚上阿甘却说得特别好。

老K说小结巴你累了,要回家休息还是在这里休息。

阿甘摇了摇头,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阿甘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是一片黑暗,她刚打开门,继母便走了出来,看到阿甘冷笑了一声,说出来的话也是带着刺:“呦,回来啦,我还以为你连睡觉都在外面睡呢。”

阿甘没有说话,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个晚上,阿甘睡得不好,她梦见了2007年的自己,她坐在火车上打瞌睡,而傅嘉遇就坐在她的对面。而黑暗中,2007年的傅嘉遇和2009年的他渐渐重叠在一起。

然后,阿甘便醒了过来。

07.

再一次见到傅嘉遇的时候阿甘和老K在一起。阿甘就坐在老K的摩托车的后面,他带着她飙车。

阿甘已经好几天没有和老K一起出去玩了,她和父亲讲起了自己想要复读的事情,但是继母一味的反对,她说弟弟已经要上小学了,没有闲钱可以供她挥霍。阿甘在家里待了三天,最后是老K的电话将她叫了出来。

而阿甘现在才明白过去,其实自己已经回不到以前了。两年的时光不长不短,但足以让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

所以,老K说要带着阿甘去飙车的时候她没有拒绝。以前阿甘也经常和老K这样做,和东区的混混们在一起,每辆车带着一个人,而最先到达终点的人可以赢到五百块。

阿甘的胆子已经很大了,她紧紧的抱着老K的腰,北风猎猎的从她耳边刮过。

老K的车开得很快,阿甘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压抑,于是她尖叫起来。这一叫可不得了,老K仿佛受到了鼓励一样,加快了油门,越过了几个摆在路中央当路障的油桶。

最后胜利的还是不要命的老K和阿甘,阿甘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伏在路边的垃圾桶吐了起来,然后有一只温柔的大手轻轻的覆盖在她的背上。

阿甘抬起头,就看到了傅嘉遇。这是一个二十五岁的成熟男人,他的面色有些不善,十七岁的少女在同伴之中被拉走了,老K喊住了他:“喂,你要带阿甘去哪里?”

“我是他哥,我要带她回家。”他丢下这样一句话,然后带着阿甘走了。

阿甘像个木偶一样跟在傅嘉遇后面,他将她带回了自己的公寓。而自始自终他没有和阿甘说一句话,也没有责骂她一句。阿甘记起父亲第一次看到自己和老K混在一起的时候,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巴掌,然后关了她两天禁闭。后来,阿甘却变本加厉,她每当看见父亲气愤的样子便觉得特别解气,

而现在,阿甘坐在傅嘉遇的客厅里,看着他不善的脸色却有些惊慌。

他将阿甘拉到了洗手间里,扔给他一条崭新的毛巾,帮她放了热水,说出来的话和他气势汹汹的样子有些不搭调:“你去洗洗脸,把脸上的妆洗掉吧。你画这个妆不好看,下次我给你一些杂志你学一些适合你的。”

然后他便关上了洗手间的门,阿甘看着镜子里自己,的确是有些丑。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阿甘听到傅嘉遇在打电话,他的语气礼貌而温和。

“是,是,我会帮你好好教她的,这是我的职责。”

阿甘这才知道他在给自己家里打电话,他想问他怎么知道她家里的电话想问他怎么知道她在哪里,但是后来想了想,他是警察,他想挽救失足少女,应该早就做足了功课把。

阿甘原本以为他会带自己回学校上课,或者对自己厉声管教。但是没有,傅嘉遇只是将她安排在客房睡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他带着阿甘去跑步,绕着公园跑了一大圈,然后坐在公园里吃着煎饼果子。

傅嘉遇说,你可能没有吃过B市的煎饼果子吧,比A市的正宗多了,也好吃多了。

阿甘咬了一大口,鸡蛋和香菜混合的香味让她饥肠辘辘,她想告诉他她在两年前遇见过他,但是她最后的话却变成:“B市,哪哪里,好!A市,好!”

而对方却笑了,揉了揉揉她的头发说你好好在我家呆着,我去上班了。

08.

阿甘在傅嘉遇家里住了一个星期,他每天早上六点钟带着她去跑步,两个人在寒风猎猎的冬天跑得满身大汗,然后阿甘就在他家里看书,他的书架上有很多很多的书。

有四大名著,还有卡夫卡,藤井树,村上春树和泰戈尔。阿甘就抱着书坐在沙发上窝一个下午,她从来都不喜欢看书,却被傅嘉遇的藏书吸引了注意力。更多的时候,傅嘉遇会和她一起看书或者玩游戏,他们两个陌生人,却相处得像家人一样娴熟。

而有一天,在晨跑结束之后傅嘉遇带着阿甘去了码头,然后她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在码头卖东西,他扯着嗓子吆喝的样子让阿甘很是心酸,她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下岗的,一个国企的员工现在却在码头卖东西。

冬天的太阳很暖和,阿甘却感觉到有些寒冷。她裹紧了大衣,仰起头问傅嘉遇:“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失足少女多,为什么你不去挽救别人?”

傅嘉遇的回答只有一句,他说我还是觉得2007年的你看起来比较可爱。

原来他一直都是记得的,阿甘吸了吸鼻子,突然觉得自己过得真是糟糕透了。

09.

如果没有接到老K的电话,阿甘想自己应该会照傅嘉遇给自己定的路子走下去。回学校复读,考个好大学再找份简单的工作生活下去。

阿甘在2009年的最后一天接到了老K的电话,那个时候她和傅嘉遇在广场里看烟火,他对她说看完烟火就回家里去吧。他将她的头发理好,微凉的手指掠过她的脸,阿甘突然感觉到满满的幸福。

阿甘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他对她说,阿甘你该回来了吧。你还有什么东西忘记带走了吧?

2009年12月31日晚上的八点,在A市的郊区发生一起血案,十七岁的少女拿刀刺进了一个少年的腹部。

警察到来的时候,金甘已经完全懵了,她浑身是血看着躺在地上呻吟的老K,喃喃的重复着一句话:我杀人了。

事实上,老K并没有死,但阿甘那一刀刺得很深,他的肠子和肝脏都破了,在医院抢救了两天也没有脱离危险。

傅嘉遇出现的时候,阿甘的精神已经快要崩溃了。她的双手被反剪着拷在椅子上,脚上也拷着手铐,有三个警察在看管着她,仿佛她不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而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她看到傅嘉遇的时候,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抬起头来看他,又很快的低下头去。至始至终,阿甘都没有掉一滴眼泪,她的眼睛像两颗失去光滑的玻璃珠子一样无神。

后来阿甘听到了父亲的哭声,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佝偻着背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哭的险些晕厥过去。

阿甘在2010年的开始的时候进了第一监狱,她与一群目光凶狠的女孩子站在一起,穿着灰色的衣裳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孩子,谁也想不到她怎么会拿起那么大的一把刀来。

傅嘉遇后来无数次想要来探视她,但是阿甘并没有与他见面。她在里面受到了欺负,但是她从来都不反抗,只是咬着牙忍住疼痛。

2009年的最后一个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阿甘来到老K的公寓的时候给她看了一段视频,他说阿甘你不会忘记你以前是怎么样吧?难道因为那个小警察你就要背叛我吗?

他要阿甘和他一起去酒吧,像以前一样向别人兜售摇头丸,不然的话他就将视频公布,他还说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

阿甘在他转身的时候抓起了桌子上她曾经和老K去抢劫时的那把刀子,将它刺进了老K的腹部。

阿甘永远都不会忘记视频里的自己,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因为嗑药而显得特别兴奋,笑的特别灿烂。

阿甘恨透了那样的生活和那个把他拉入这个大坑的老K,但她更狠的是自己。

10.

后来,阿甘的父亲母亲都来探视她。阿甘看到了几年没有见的母亲,她已经老了很多不再美丽,而父亲更是一夜白发。

他们不停的说着对不起,他们不停的流出眼泪。

从进去之后一直没有说话的阿甘终于嚎啕大哭,她喊着:妈,爸。父母告诉阿甘,傅嘉遇两个月之后要回B市了,他要结婚了。

后来,阿甘坐在窗子旁边阅读傅嘉遇托人送进来给阿甘的书,她看到上面有他的笔记。他写道:在你最美好的年华我以老去。

他从来都知道她是喜欢他的。

阿甘在下面写下一句话,与他相呼应。

我最美好的年华已经被挥霍完毕。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