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用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家用盆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纯情娇妻绿帽公05

发布时间:2021-01-20 17:21:38 阅读: 来源:家用盆厂家

因为这次的内容太过劲爆,没两分钟琴儿就把我撸飞了,事后还温柔地用抽

纸帮我清理干净,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唉,大清早就被琴儿调戏,连着撸了两

发,感觉就差点把骨髓都射出去了,搞得我两腿发软,头晕目眩。这么下去,我

得早点补肾啊。

「除了打飞机,你们还做了其他的事吗?」不彻底问清楚发生过什么,我这

心就跟被猫挠似的。

「我可不可以不说?」琴儿眼巴巴地看着我,「什么都告诉你了,感觉站你

面前就跟没穿衣服一样,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啦!」

「都老夫老妻了,还害什么羞呀,快点说!」我心里一跳,这话意思还有更

香艳的情节吗?

「不要!」琴儿嘟起了小嘴。

「你说是不说?」我将琴儿拥入怀中,手指在她腋下挠痒痒。琴儿体质敏感

,所以这一招用起来屡试不爽,没过两下琴儿就趴在我身上笑得花枝乱颤,不停

求饶。

「咯咯,好了好了,好老公,哈哈哈……老公,我什么都交代了,你就饶了

我吧!」

我担心还不够,因此等琴儿彻底瘫在我怀里,面色潮红,上气不接下气时,

这才放开了琴儿。只见她红着脸,立即站起来,用粉拳捶了我一下,嗔道:「讨

厌!」然后用青葱玉指捋了捋有些凌乱的长发,一边恨恨地望着我。

我知道这小妮子并没有生气,反而这一副小女儿的作态,瞧得我怦然心动。

「看来你还没好好反省呀。」我架势再来一次,吓得琴儿飞快地躲开了。

「都是我一个人在说,你是不是也该说说你的故事,比如你交过几个女友,

什么时候认识的,喜欢什么体位,还有你为什么会喜欢上戴绿帽子?」琴儿像一

只小恶魔,插着腰说道,「嘿嘿,你坦白,我就坦白,咱俩公平交易,童叟无欺。」

「喂,你这些问题都太刁钻了,让我怎么回答?」无论如何也不能在现任女

友面前提起前女友,这是恋爱第一守则。女人都爱斤斤计较,表面上的大方的装

的,私底下其实早拿小本本给你记好了。

琴儿一副无所谓地模样,说道,「不说就拉倒,哼,你也别想从我这套一句

话。」

「那这样吧,你问了四个问题,一时半会是说不清的,就给老公打个五折,

回答两个好不好?」我提议道,不管怎么样,都要了解琴儿跟闺蜜男友同床共枕

的生活,一点一点剥开事实的真相,就如同看一出精彩绝伦推理剧,在真相大白

前,每一根绷紧的神经,都灼烧着我的心,高潮来临时,让我有种从高处跌落的

心悸快感。我喜欢这种感觉。

琴儿歪着脑袋想了一会,点头同意了,说道:「看在我那么爱你的份上,就

说你交了几个女友,还有关于绿帽癖的事吧。」

「咳咳,那我说了啊,你不许掐我也不许咬我。」我清了清嗓子,先给琴儿

提个醒,免得小醋坛子翻了。

「嗯嗯,说吧,我掐你干嘛?」琴儿笑眯眯的说道。

「其实你老公我,是个很老实低调的人,在你之前,只交过两个女朋友而已

……嘶!疼疼疼!」我话没说完,琴儿小手已经掐住我的腰。

「两个,而已?」琴儿冷冷地看着我。「你和她们都上过床了吧?」

「是的。」我委屈地说道。不是说好了不掐我吗?翻脸比翻书还快啊,我去。

「可恶,你都插过两个小洞洞了,我连一根棒棒都没试过。真不公平!」琴

儿气呼呼地说道。

「啥?」我一愣。

「没啥。」琴儿狡黠地一笑,说道:「那绿帽癖又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是

天生的啊。」

「呃,不是。我记得以前看小龙女被尹志平强奸还气得想杀人。不过我也不

知道具体什么时候染上这个毛病的。」我瞥了一眼琴儿,见她直直地看着我,小

心翼翼地说道:「可能是看绿帽小说看多了,耳濡目染,所以三观也慢慢地变了

吧。老实说,我现在觉得女人出轨,并不是什么罪过,反而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你跟你前女友试过吗?」琴儿问道。

「没有,那时候我没那胆量。」

「呵呵,意思你跟我就有这个胆量了?」琴儿脸色一变。「是不是觉得我对

你死心塌地,所以你才这么有恃无恐?」

「没有,小的冤枉啊,您就是我的女王大人,您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

我谄媚地讨好。「小的这颗心,早就属于您了。」

「虚伪!你心里巴不得亲手把你的女王送到别人床上去。」琴儿无情地撕下

我的面具,让我老脸一红。

这时候退缩也没有意义了,反正琴儿已经知晓我的心迹,还不如大大方方的

承认。于是把心一横,说道:「还是琴儿你懂我啊。正是因为我爱你超过一切,

才会那么渴望想要看你跟别人发生关系。而且你是如此的美丽动人,如果只能让

我一个人欣赏,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当然最重要的是,琴儿不愿意的话,我也只

会在想想永远不会说出来。我不想看到你为难的样子。」

琴儿怔怔地看着我良久,让我不由窃喜,以为打动了美人芳心。却见琴儿一

脸鄙夷地说道:「喂,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歪理啊?」

琴儿这话直接问到我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全身的勇气似乎一下子就被抽干

了。微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空气显得有些凝固,我和琴儿彼此沉默了一小会。

「老公,我觉得你特别像一种动物,一种爬行动物。」琴儿开口说道。

「什么爬行动物?」我瓮声瓮气地说道。

「你就像一只乌龟,轻轻一碰,你就把你那个龟头缩回去了。」琴儿冷笑着

说道。

我哭笑不得,不知作何解释,但琴儿的形容确实有几分道理。我这摇摆不定

的作态,不正是只怯懦的缩头乌龟?

琴儿叹了叹气,说道:「既然你这只乌龟想当绿毛龟,那我就成全你吧。」

「你说啥?」我呆住了。

「我说,你的龟头上缺了一顶帽子,绿油油的帽子。」琴儿促狭地笑了起来。

「好哇,你捉弄我,看我怎么教训你!」我一把捉住想要逃跑琴儿,往琴儿

的嘴唇上吻过去,没想到她的回应却比我的更为热切。这是一个漫长的湿吻,我

尽情感受着琴儿的香舌在我口腔里游走缠绵,呼吸着琴儿鼻息喷出的灼热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我俩才气喘吁吁地分开。

琴儿的胸口不断地起伏着,脸蛋红扑扑地,双唇如赤炎,一丝透明涎液挂在

嘴角,十分的诱人。

「琴儿,你是说真的吗?你真的愿意这样做?」冷静下来,我还是想再确认

一下琴儿的想法。这事是不能勉强的,如果因此而伤害到我俩的感情,我将会在

悔恨中度过一生。

「瞧你这龟相,我都答应你了。你想让我反悔吗?」琴儿用无药可救的眼神

看着我。

我讪讪地笑了笑,心中却乐开了花。

「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和游戏都发给我,从今天开始,实行王八老公的

绿帽行动。但是先说好,我有权随时终止这个计划,所以你别高兴得太早。哪天

我不开心了,你就别想玩了。」琴儿说道。

「遵命,女王!我随时听候差遣。」

琴儿回了我一个大白眼。

「那你跟菲蓉的前男友还做过什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我急不可耐的

问道。

「我说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信不信?」琴儿抛出了一个让我始料未及的回答

,什么都没发生过,可能吗?

在我愣神时,琴儿转身就走,只留给我一句:「呵,你就慢慢意淫吧。」

当天晚上,我把收集了多年的各种类型的绿帽文,游戏以及视频分享给了琴

儿。老实说,这是我最秘密的隐私,从未在现实生活中暴露,这还是头一次曝光

给亲密之人。感觉自己就像在体检时,被医生拿着棉签捅我的菊花。那种羞耻以

及不适感十分强烈,害得我抬不起头来。

好在琴儿没有对此表现出特别反感,让我稍感安慰。只是在看到一些文件名

比较出格的,比如我让妻子去卖淫,妻子跟爸睡了这类标题时,会羞怒交加地剜

我一眼,再狠狠捶我一下。

我选了几篇文笔流畅,口味偏清淡的中长篇小说推荐给琴儿,让琴儿理解并

喜欢上绿文中的主角,对我的绿帽大业,想必能起到重要的推进作用。

看的第一本小说是《女友的联谊派对》,作者叫小鸡汤。这个作者文笔很好

,构思也不错,缺点是总假借色文之名写言情小说,还喜欢太监。不过拿给琴儿

这个新手看,却十分适合了。琴儿也难得的让我与她同床共枕,陪着她看完了这

本书。

一直看到深夜,琴儿才把这本小说放下,吐了口气,说道:「这个女主还真

是傻得可爱啊。」

「我觉得你也挺傻的。」我笑着说道。

「还不是因为遇人不淑,偏偏又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琴儿没好气地说

道。

「看到女主给三个老男人舔鸡巴的时候,你有感觉吗?」我故意问道。

「没有,你有?」琴儿侧过头看着我。

「嗯,我特喜欢她给老郭吞精后跟男主接吻的那一段。」我动情地说道。

「变态!」琴儿骂了一句,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睁大了眼睛,问道:「你不

会想我也像那样吧?呜呜呜,大变态!」

我老实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被琴儿一脚踢出了房间。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陪着琴儿看完了许多绿文,包括前面提到的《准夫妻

心事》,《帮助妻子去偷情》等佳作。琴儿也开始逐渐了解绿帽癖的心理了,有

时候看到精彩处还会跟我讨论一下剧情。到后来,连那些令人脸红心跳,不能直

视的卖淫,公媳类小说,也能咬着嘴唇往下看。

这中间,我俩不知道多少次火热地纠缠在一起,爱抚着彼此。每每看到琴儿

那含羞带臊,娇艳欲滴模样,都让我恨不得将她就地正法,数次差点擦枪走火,

总归是被我按捺住了。

今天,在看完一篇妻子勾引生父的小说后,琴儿眉眼含春的倒在了床上,喃

喃道:「全都怪你,以后我都不敢直视我爸了。」

「又不是我要你看的,是你自己打开看的,怪谁?」我无语了,这小妮子,

每次都是大呼小叫着说不要看变态小说,到后来不用管,自己就主动打开了。还

一边骂变态,一边看得欢。

「你不发给我,我怎么会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琴儿撅着小嘴,都可

以挂个油瓶了。

姑奶奶,难道不是你让我分享给你的?再说,我拦着你看的时候,是谁硬把

我推开的?还说只看一眼就不看了,结果越看越起劲。不过这话说出来,小妮子

的脸肯定挂不住,所以我只能在心里暗暗想了。

「咦,你不会把你爸当成性幻想的对象了吧?」我突然反应了过来,胸口像

战鼓一样,咚咚咚的擂了起来。我的妈呀,琴儿你不会是好这一口吧?

「我才没有,你不要污蔑我!」琴儿自知失言,赶紧捂住了嘴。

「真的没有?」

「没有。」琴儿脑袋像鸵鸟一样埋在被单里,但是血红的两只耳朵出卖了她。

这表情,我信了你的邪!直接扑了上去,把琴儿摁在床上,大手直接探进了

琴儿的裙子里。我操,简直就是山洪爆发了!

「还说没有,你他妈都湿成这样了!」我也兴奋了,用膝盖顶开琴儿的双腿

,只见琴儿的白色内裤中心处,有一片清晰可见的水渍。

「你弄错了,人家只是想尿尿了。」琴儿说了一个蹩脚的理由。

我把琴儿翻了过来,面对着我,只见琴儿的脸蛋,脖子,胸口红得像煮熟的

大虾一样,琴儿叫了一声,双手捂着了脸,不敢面对我炽热的目光。我心里一震

,你个恋父的小变态!隔着裤子用坚硬如铁的鸡巴疯狂的撞击琴儿的胯部。

琴儿给我顶得全身乱颤,想要叫又不敢叫,歪着脑袋,只能从鼻腔里发出闷

哼声。

「小骚屄,爸爸顶得你舒服不?」为了让琴儿能切身感受我鸡巴的坚挺,我

三下五除二就把裤子褪到了屁股上,只穿着里面一条内裤,这下两人的性器官就

只隔了两层薄薄的布料。

这才顶了几下,琴儿裆部的水渍又扩散了不少。我知道这小妮子是真的动情

了,赶紧把鸡巴杵在琴儿的阴户区域,来回磨着。只磨了数个来回,琴儿就忍不

住浪叫了:「不,不要,好,好难受……」

难受吗?我看你是爽的吧?我龟头对准了那片凹陷的区域,就是用力一顶,

龟头尖端陷了进去。琴儿噢的一声长叫,双腿猛地一夹,死死地箍住了我的腰杆。

「好什么,我刚才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我就这么顶在琴儿的穴口,龟

头上那块布料完全被浸湿了。

「好舒服,好爽……」琴儿改口了。

「那还不叫爸爸,想挨操就叫爸爸。」我催促道。

「别,别这样,老公。」琴儿蹙着眉头,一副又痛又爽的样子。

「我现在是你爸,来,给爸操一把。」

「我是你妈,你在操你妈!」琴儿叫道。

我心里猛地一跳,完全没料到到琴儿也会出口成脏。这是我的琴儿吗,那个

同在屋檐下数个月之久的贤妻琴儿?

「妈妈,给儿子操屄吧。」我是流氓我怕你?我抓住琴儿的手腕,让她无法

再反抗。雄性的压倒性体能,让琴儿全身上下只有胸口还能不断的起伏。

「呜呜呜,你死定了,我要告诉你爸,你欺负我!」琴儿拿出了最厉害的杀

手锏。

「算他管天管地,还能管到咱俩的床上来啊?」我满不在乎地说道,「嘿,

要不以后咱俩上床,就让我爸在旁边看着。」

「你,无耻,下流!」琴儿涨红了脸。

「我不仅无耻下流,还淫荡变态。」我死皮赖脸的说道。

别的都无所谓,我只担心琴儿取消绿帽计划,但是今天这小妮子确实不太一

样,从她那潮湿的充满着渴望的眼神中,我知道她肯定动情了,只是道德的束缚

让她无法卸下心防。因此我决定给她一个台阶。

「你就叫一声,算是我强迫你的。而且这事就你我二人知道,我不也是把最

羞耻的秘密告诉你了吗?你能接受我的性癖,我也决不会对你另眼看待。而且身

为夫妻,难道不应该彼此透明,没有秘密吗?」

「呜呜呜,那能一样吗?大变态,我才不要。」琴儿一副宁死不从的模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而且让岳丈给我戴一顶绿帽子,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放荡地说道。

「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怎么这么变态啊?」琴儿嘴上这么说,身体却在

不断发抖。

「我是大变态,你是小变态,咱俩正好凑一对。」我笑道。

「谁跟你是一对啊,你这只绿毛龟,天天就算计着让别人来搞我。」琴儿瞥

了我一眼。

「哈,你不是说要成全我吗?那就给你爸屌吧。」我给琴儿的话刺激得不行。

「好,这是你逼我的啊,这可不关我的事。」琴儿咬着下嘴唇,嘀咕道:「

到时候可别怪我。」

「嗯,我不怪你。」我亲吻着琴儿的唇,下身不停的耸动着,龟头在琴儿最

敏感的部位挑逗着。这个动作会让女人十分舒坦,但是对男人来说,却是一种考

验,因为龟头是最敏感的地方。好在隔了一层布料,不然我也坚持不了几下。

就这样挑动着,琴儿开始闭上眼,细细体会那从私密处传递到大脑的快感。

琴儿的喘息声越来越沉重,鼻息的气息越来越灼热,全身也开始发烫,双手

挂在我的脖子上,勒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

「爸,爸爸……」琴儿终于在我的耳旁呢喃着。

「喜欢爸爸吗?」我含住了琴儿的耳朵。

琴儿给我含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吃吃地回道:「喜欢,我喜欢爸爸。」

「那你,给爸屌吗?」我把舌头插进了琴儿的耳蜗里。

琴儿全身如筛糠,用力的点头,声音从喉咙深处吐出来,「给,我给,爸你

快屌我,屌你的宝贝女儿……」

「爸爸正在屌你呢,屌你的小浪屄……你的小浪屄真会喷水,跟你妈一样。」

「噢……你屌死我了,爸爸,女儿的小浪屄给你屌飞了!」琴儿大叫一声。

「喜欢爸的大屌吗?」我一下一下,沉重的顶在琴儿的穴口。

「喜欢,喜欢死了,宝贝女儿天天给你屌,屌个痛快。」琴儿像八爪鱼一样

,附在了我的身上。

「那你老公怎么办?」我心里一动,问道。

琴儿身体明显的哆嗦了一下,摇摆着脑袋,颤声道:「我,我不知道。」

「就让他在边上伺候着吧,一边看着爸屌你,一边撸管,你说好不好?」我

心里一寒,牙根冒出一股酸意。

「好,都好,他就喜欢这样。」琴儿带着哭音说道。

「等爸屌够了,都射你屄里,再让他给你舔干净,好不好?」我这时整个身

体都在打战了,老实说我真怕琴儿翻起来身来直接给我一巴掌。

还好琴儿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一声长

长的浪叫,腹部开始猛烈抽搐,我清晰地听见了咕噜咕噜的声音,然后一股热流

由内及外浇透了内裤,再沿着琴儿的双股淋湿了床单。

看到这一幕,我也忍不住了,把快要爆炸的鸡巴撸得飞起,嘴里不断重复着

「琴儿,我爱你。」没一会,鸡巴开始一抖一抖,腰眼一麻,大量的浑浊精液一

股脑射在了琴儿的白色内裤上。这一次射精,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爽快的一次,

爽得我全身发抖,口水都流了出来。

等我从射精中清醒过来,忽然被一个人推翻,然后两条美腿骑在了我胸口,

只见琴儿抱着胸,居高临下地说道:「你刚才不是说要给我舔干净吗?」

我盯着琴儿的胯下,那里精液和淫水混成了一团浆糊,说不出的淫靡。虽然

很想试试,但是让我舔自己的子子孙孙,我真做不到,只能应付道:「哈哈,那

话是你爸说的,不是我说的。」

「哦,这样,那绿帽计划也不是我说的。嗯,就这样吧。」琴儿自顾自地说

道。说完就要起身。

我连忙一把拉住她,谄媚道:「乖老婆,我知道你肯定不忍心让我吃自己的

脏东西的。」

「你连自己的都嫌脏,以后我夹着别人的精液回来,你还不得嫌弃死我啊?」

琴儿翻了翻白眼说道。

「你这是强迫!」我控诉道。

「你刚才不是强迫我叫你爸爸吗?哼,这叫现世报。」琴儿不留情面的说道。

好你个忘恩负义的女人,自己一爽完就翻脸不认人,我在心里愤愤不平道。

他妈的,这一次只能认栽了,于是做出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说道:「来吧。」

琴儿得意一笑,提起了裙子挂在腰上,白色的内裤和雪白的美腿全露了出来

,「那我来了哟。」混着精液与淫水的裆部朝我面部压了过来。

「把舌头伸出来,尝尝自己的味道吧。」

琴儿把湿哒哒的内裤贴在了我脸上,一股精液特有的腥味混合著琴儿私处的

香味充斥着我的鼻孔,我心里一横,伸出了舌头,琴儿咯咯一笑,一下就坐到了

我脸上。

我闭上了眼睛,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这是打雁不成反被啄瞎了眼啊,他妈

的。琴儿摇着屁股,下体使劲的在我脸上磨蹭着。混合的液体直接糊了我一脸。

至于嘴里什么味道我也说不清了,感觉自己的脑子被麻痹了一般。等琴儿玩

够了,才放弃对我惨无人道的蹂躏。发呆之际,发香扑鼻而来,只见琴儿肩并肩

和我躺在了一起,侧过脸,俏皮地问道:「味道怎么样,好吃吗?」

「还不错。」我舔了舔嘴角。还没口爆过琴儿,反而让自己口爆了。我他妈

真欲哭无泪啊,但是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谁叫眼前的女人是我最爱的琴儿呢

「笨蛋。」琴儿骂了一句。

随后一张熟悉的俏脸贴了上来,红唇吻住了我的嘴,一条火热的香舌如泥鳅

一般钻进了我的口腔里,不停的扫荡,上颚,下颚到口腔深处全部舔了一遍。我

感觉到了一道吸力,琴儿唆唆的吸吮着我口腔里的液体。我嗯嗯的配合著,将嘴

里的液体一点一点渡送到琴儿口中。琴儿没有拒绝,全部纳入嘴里,然后吞咽下

去。

「这样就公平了。」琴儿离开了我的唇,对着我嘻嘻一笑,说道:「好像还

是第一次尝到老公的味道哎。」

「我也是第一次。」我幽幽地说道。

「你是不是小说里说的那种绿奴?」琴儿说这话时,不经意地瞥了我一眼。

「我有那么变态?」绿奴?琴儿,亏你想的出来。

「哦,不是就好。老公,我们明天晚上去上次那家西餐厅吃饭吧?」琴儿忽

然提议道。

「怎么,你惦记上那个服务生了?」我兴致勃勃地问道。

「是啊,你介不介意你的老婆给他尝点甜头?」琴儿问道。

「什么甜头?」我心里砰砰乱跳,终于要走出第一步了吗?我的纯情娇妻琴

儿。

「明天就知道了,在这之前你可不要打飞机,给我憋着,明天准备射爆吧。

哈哈哈!」琴儿坏笑道。

「你可不许耍我。」我有些不敢相信。

「谁耍你了,哼,你等着看你老婆吃亏吧。」琴儿甩了一个大白眼给我。

琴儿想怎么玩,我实在猜不出来,这个表面单纯的小妮子,心底的想法其实

也不简单呢。心里有些期待,但是又有些害怕,琴儿变成这样,都是我一手造成

的。未来的某一天,我会因此而失去她吗?这是我更加不敢面对的问题。

这一刻,我竟然有些许迷茫了。我的一切所作所为,是对还是错?我不知道

,唯有下体那根坚硬的肉棒,仿佛在告诉我答案。

恶魔猎手破解版

御剑仙源

战鹰雄风最新手机版下载

相关阅读